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也傍桑阴学种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也傍桑阴学种瓜
「娘,快来这里,有些事要你瞧瞧!」「有什麽事,瞧你兴奋成那个样子!」「娘,你┅┅往那边瞧去┅┅」顺着英坤所指的方向看去,慈芳看到不远之处,隔田的女当家五娘正往她家的高粱田里走去┅┅「我还当啥了不得的事哩,不就是阿福他娘麽?有什麽好大惊小怪的!」「别急,你且慢慢地看下去。」就在五娘进了她家的高粱田不久之後,只见她那十来岁的儿子阿福,神秘悉悉地往四周望了一回後,也跟着往高粱田里走去了┅┅「娘,你瞧出来了?」「瞧出来了?瞧出什麽来了?」「哪,你想大娘和阿福都到高粱田里做些什麽去了?」「这┅┅我看不就拉屎、屙尿吧,还会有什麽事?」「嘻,我原来也是像你这麽想,可是,嘿┅┅」「唉,你有话就说吧,我不喜欢你这麽神秘悉悉的,吊人胃口。」「哪,我且问你,她们怎麽会那麽巧,母子俩每次到了中午用完餐,就好像约好似的,一个前,一个後,往那高粱田里跑,你当她们真的有着相同的肠胃,总是挑同一个时间拉屎、屙尿?」「嗯,这倒是喔。可是┅┅要不是拉屎、屙尿,那她们都在那高粱田里做些什麽?」「嘻,这要是你昨天以前问我,我会跟你摇摇头说不知道的┅┅」「哦,这麽说来,你这会知道罗?」「知道,我当然知道,只是┅┅不方便跟娘你说就是。」「不方便跟我说,难道┅┅」「难道什麽?」「坤儿,有些话你可不能乱说,万一是你弄错了┅┅」「哼,我亲眼所见,还会弄错?」「你┅┅亲眼瞧见了?」「那可不是,就在昨天中午,我实在按捺不住,於是就放轻手脚,前去看个究竟,结果┅┅」「结果怎麽样了?」「娘,这可是你要我说的,待会儿可别说我嘴巴不乾净喔!」「说吧,是娘要你说的,娘自然不会怪你罗!」「你知道吗?当时,我根本没想到她们会是在做那种事,所以当我看到福哥正压着他娘动个不停时,差点就叫出来了。」「你┅┅你是说┅┅?」「对啊!福哥每天这个时候和他娘做的就是那种事。」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你┅┅没看错,她们真的┅┅」「不会有错的,昨天中午我是一五一十地看了个明白,大娘她在福哥操他的时候,还连声叫着什麽『亲弟弟』、『亲哥哥』的,我当时还真不明白,他明明是她的亲儿子,不是吗?怎麽会那样乱叫一通呢?」「这┅┅你不会懂的,说,说下去,娘想知道你还看到了些什麽?」「嗯,我才看没多久,就看到福哥突然喘起大气,对着大娘叫着∶『娘亲,我不行了┅┅』然後就在一阵没命似的摆动後,倒在大娘的腿弯儿里,动也不动了┅┅」「就这样?」「还没完哪,大娘在福哥动也不动之後不久,突然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然後就┅┅」「然後?」「娘,说不得,好脏哪!」「说嘛,有了头,就该有尾┅┅」「好吧,大娘把身子坐直之後,还把福哥的那截东西放进嘴里,里里外外地舔了起来。天哪,我当时看得很清楚,那上面还有福哥射出来的东西耶┅┅怪的是,她好像一点也不嫌它脏,反而像尝到宝似地一股脑儿地往嘴里吞。」「你┅┅知道大娘她吃的是什麽?」「娘,你还当我是小孩子啊?从男人那里流出来的,不是尿,就是精罗!」「难怪,我说我最近怎麽都没有再洗到你的内裤了,原来┅┅」「嘻,那种事,总是不好意思说的嘛!」「好啦,言归正传,跟娘说你後来又都看到些什麽了?」「没啦,大娘在把福哥的那个东西吮乾净以後,就替他把裤子给穿好,然後自己蹲到一旁撒尿去了┅┅咦,不对喔!当时她要是撒尿,怎麽我会看不见尿柱儿呢?当时,我应该是可以看得很清楚的。」「傻瓜,当时你大娘她并不是在撒尿,她┅┅」「她当时在干嘛?」「这,我怎麽说你也不会清楚的。」「我不管,就是不清楚,我也非得你说。」「这┅┅好吧,告诉你,当时,你大娘她并不是在洒尿,她是在把你福哥留在她肚子里的脏货给挤出来。」「挤出来?为什麽?」「为什麽?这还用问,她自然是怕一个不小心怀了他的孩子啊!」「喔?就那麽一挤就不会有孩子了?」「也不是那麽简单啦,啐,别再问了,这些事,以後你和女人睡过之後就会明白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话到这里,慈芳才觉得自己实在不该为了一时的好奇,和儿子他谈了这麽多原该只能出现在夫妻间的露骨话题,而将头别过一边,满脸通红地呆立在一边。见到母亲突然默默地低下头去,不再出任何声音,英坤也不好再说些什麽,只是像欣赏一件有趣的艺术品般,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他发觉在经过刚刚那段引人狎念的交谈之後,他那平时令他有着几分敬畏的母亲,此时竟让他有着某种异样的感觉┅┅以一种不同的目光观看着她的他,发觉母亲的胸口正不规则地起伏着,让他忍对她那对包在单薄夏衣里的形状清楚的浑圆的乳房,多看几眼,由细白的脖子上那渗出的几些许汗珠,他知道,此时她一定受到刚刚那些话给引得浑身发热,些许茫然┅┅「唉!可惜啊┅┅」「没事叹什麽气啊?」「唉,我这是在为娘你抱屈哪!」「为我抱屈?这┅┅话怎麽说呢?」「我是想,像娘你这麽一个体态标致的女人,却只因爹死得早,而给白白地给耗掉了┅┅」被人一语道破自己心中那隐藏已久的怨恨,慈芳突地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还不都是为了你这小子,要不是怕你成了惹人厌的拖油瓶,娘又怎须苦了自己,守了这麽多年的寡?」「真的?我还以为娘只是为了成全对爹的情义,才矢志不嫁的哩!」「成全我对你爹的情义?哼!你以为我和你那短命的爹爹有多大的情义?他啊┅┅不提也罢,我和他前後才当了不到一个月的夫妻,他就死在别的女人的肚子上了,哪来像你说的那麽多的情义呢?」「嘻,照你这麽说来,娘你还是个九成新的┅┅闺女罗!」「唉,九成新又如何?身边多了你这小子,就是十成新,也只能┅┅乾亮着罗!」听她这麽一说,英坤突然趋前牵住她的手,道∶「娘,到今天我才知道你吃了这麽多的苦都是为了我┅┅我┅┅」「你┅┅你别这样,怪吓人的!」「吓人?你┅┅没理由怕我啊?」「娘怕你┅┅」「?」「瞧你这一副吃人的样子,娘怕你┅┅学阿福那小子对他娘那样┅┅来欺负我┅┅」这是慈芳鼓足了勇气才从她的口中挤出来的话┅┅任谁都可以听出来,这句话里那暗示的味道。英坤自然是十分了然地猜透她真正的想法,於是,只见他,突地揽住他的腰肢道∶「娘,不会的,娘这麽爱我┅┅我疼你都来不及了,怎麽会欺负你呢?」说完,就在她那红烫的嘴唇上印上一记,又热又深的吻。突来的热吻,让慈又惊又喜,没有经过多少思考,就开始十分配合地吸吮起他那伸进她嘴里的舌头来┅┅直到英坤开始大胆地触及她的乳房时,她才睁开眼睛媚态十足地对他言道∶「坏人,你┅┅这不就是在欺负我了麽?」「娘┅┅你不喜欢?」「喜欢,都到这步田地了,娘能不喜欢麽,也罢,横竖你爹他都不在了,只要你不嫌娘年纪大,下得了手,娘就陪你玩一回吧!」母亲的松口,让英坤的淫兴又增加了几分,只见他开始放开心情更加放肆地享用眼前这道他无意间烹调出来的珍肴。在解开母亲的衣襟,将她那只粉嫩的左乳掏在手里把玩过一阵之後,他舍下了她炽热的红唇,一个低头,将她右边那粒已然翘起的乳头也给含进嘴里轻轻地吸吮着┅┅让久未尝腥的慈芳,差点禁不住地叫了出来。更让她脸红的是,就在儿子将她的乳头给含进嘴里的那一刻,她清楚地感觉到,有着一股温热的淫水,不争气地由她的阴道给渗出来了┅┅在丈夫死了十年後的今天,再次尝到男人滋味的她,此时脸上的表情,惊慌里夹杂着些难以言喻的满足,「是啊,只有在男人的怀里,女人才能真正着体会做女人的乐趣┅┅」此时的她,心里就是这麽样地想着。一边享受着儿子带来的快感,慈芳一边无意识地轻抚着英坤的发丝。当他吐着灼热的气息,将他终於找到的裤带结儿给无声无息地解开时,她突地里一阵僵直,出手将儿子一直在她胸前胡弄的那颗头,给紧紧地揽住,并不断地轻扭着。就在那一阵快过一阵的心跳声,清楚地传到英坤的耳里时,他知道,他的母亲已经将她的身体给完全供了出来,等着他受用了。背德的感觉,使得慈芳在儿子将手伸进她的裤裆里时,忍不住地颤抖着,毕竟,此时探索着她那私处的,不是寻常的男人,而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儿子。虽然是第一次和女人做这种事,英坤却能很快地藉由慈芳嘴里不时发出的咿唔喉语,摸清她的每一处弱点,所以在他真正举起中指插进她的身体之前,她的肉缝周围早已是水汪汪的一片,当棚外新种的庄稼还是青幼幼的一片时,棚子里的她,已在儿子的辛苦栽培下,随时可以收割了。有了另一番打算的英坤,再次抬起头,往前封住了慈芳的双唇,与刚才不同的是,这次慈芳有了极为激烈的反应,一来,是由他仍留在她身体里的手指,正不停地催化着她的快感;二来,她实在不愿意也没勇气再去面对她跟前的儿子,因为,就在和她亲嘴的同时,他已经开始用他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慌乱地解着他自己的裤子了┅┅棚子里,有灶有柴,本当就有一场大火,岂料,就在英坤一手提着他那刚长出来的生肉,一手打算撩起慈芳的的一条腿时,那原来已全然迷了头的母亲,突然像有人在她的後头咬了一口般,用力地推拒着他,由那让他几乎站不住脚的力道。英坤知道,她的反应可是认真的,这,让他不得不乾尬地往後退了一步,用不解的眼光盯是着慈芳┅┅对着儿子依然在空气中昂奋招摇的阳具,过了好久,慈芳才悠悠然地吐出话来∶「不行的┅┅」(待续)